芭格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生物酶:古书画揭裱“灵丹妙药”!

2017-07-13


  生物酶揭展剂技术堪称是书画装裱行业的一场革命,一旦推广使用,将大大提升揭裱工作的效率,更好地实现文物保护。


  揭裱是困扰古书画修复、重裱的“千年难题”,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良工高手亲自操刀,也很难保证将薄如蝉翼的命纸完整揭离,稍有不慎就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近日,首都博物馆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研制出一种生物酶揭展剂,使用后仅需十多分钟就可以将命纸完整地从画心上剥离出来,比传统揭展方法效率提高百倍以上。这项发明也被业界称为“书画装裱行业的革命”。


揭裱仅需十分钟


  要想让一幅破旧的古书画作品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需要经过非常细致、复杂的工艺过程,其中揭裱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一环。


  首都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幅装裱好的古书画共有3层,包括画心、画心上保护画面的命纸、用于固定装裱的禙纸。而重新装裱一幅古书画,就得一点点剥离装裱使用的浆糊,完整地揭下命纸和禙纸,难度非常大。


  那么,一幅古书画要用多久才能完整取下画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王亚蓉称,古代字画揭裱沿用千年的方法就是用水闷法揭裱,即用温水闷润字画,然后用手一点点搓下命纸,整个工序要耗时数小时至数天不等。


  不仅如此,传统揭裱方法还存在一些弊端。由于揭裱的整体强度由所用浆糊的浓度决定,因此,当浆糊较厚时,水闷法往往不能发挥作用,而鉴于一些绘画颜料是由胶等水溶性媒介固定的情况,水的使用还可能造成颜料的剥落,对古书画造成二次损伤。


  为破解古书画揭裱这一“千年难题”,首都博物馆的科研团队经过6年、上万次实验,终于研制成功一种生物酶揭展剂,它可以使画心和命纸完整、均匀、快速地分离。


  日前在首都博物馆的实验室里,字画修复专家楼朋向媒体公开展示了生物酶揭展剂的神奇功效。她将生物酶揭展剂均匀地刷在一幅清代古画上,待古画被完全浸润后,再用小镊子轻轻揭开禙纸一角,整张禙纸便被完整地揭下,命纸也同样被完整地从画心上剥离出来,整个过程仅用了十多分钟。


  “同样尺寸的古画,如果用传统的水闷法,至少得三个小时。”楼朋竹说。


“定向攻破”的威力


  为什么生物酶揭展剂可以有如此大的威力?原理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淀粉酶分解淀粉,融化裱褙使用的浆糊。


  楼朋竹表示,生物酶揭展剂通过利用生物酶的高活性、专一性、低温性等特性,仅作用于传统书画装裱所用的黏结剂,通过低至如绒毛划过手心般的13毫牛的力量,便可以均匀分开画心和命纸,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古书画的损害。


  据了解,生物酶是自然界中普遍存在的蛋白质成分,也是生物体内高效的催化剂。实验证明,生物酶的催化效率比普通催化剂要高出106~1010倍,例如在65℃条件下,15分钟内,0.5克的淀粉酶就可以使1吨大分子淀粉糊精分解成短分子糊精,从而使浆糊失去粘贴性,自然就很容易剥离。


  另外,生物酶揭展剂对古书画文物纸张纤维和颜料也无污染影响。首都博物馆技术部科研人员闫丽表示,酶对反应底物具有很强的选择性,多数酶具有高度选择性,即只能对一种或一组相关物质起作用。在书画胶黏剂的组成中,一般为浆糊类的淀粉类物质,而对纸张的纤维素类物质,酶则不起作用。


  “酶所作用的环境一般为常温和中性,不会影响到纸张、颜料的化学性质,所以很安全。”闫丽说。


  不仅如此,生物揭展剂溶于水,使用后易去除,用80℃的水即可清除干净,不会对画作有影响。其安全性也通过纸张抗拉强度、红外光谱、显微分析、霉菌实验等手段得到验证。


  “生物酶揭展技术堪称是书画装裱行业的一场革命,一旦推广使用,将大大提升揭裱工作的效率,更好地实现文物保护。”王亚蓉感叹道。


待建标准化体系


  生物酶可谓是古书画修复的“灵丹妙药”,但是,生物酶应用于古书画揭裱依然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


  闫丽此前在《书画文物揭裱过程中生物酶的可应用性分析》一文中指出,历史上我国人民曾创造出在淀粉浆糊中加入桐油、黄蜡、明矾等多种配方来防蛀防霉,它们尽管含量微小,但是否会与生物酶产生作用以及是否影响揭裱效果还有待研究。另外,古书画纸质多样,有的皮多棉少、有的皮少棉多,也不可以一概而论。


  来自南开大学档案馆的研究人员则表示,酶对pH值、温度以及导致蛋白质变性的因素非常敏感,建议为慎重起见,应通过反复试验,取得使用经验之后再正式施行揭展。生物酶揭裱适用于字迹和颜色遇水不洇的书画,如遇字迹和颜色洇化现象,应进行处理后再揭展。


  另外,使用生物酶揭展剂时,酶液的浓度和时间也需要掌握好,闫丽表示,纸张吸水性大小与浆糊浓度高低有密切关系,要根据纸张的具体情况配制合适的酶液浓度。


  目前,生物酶揭展剂已经在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安徽博物院、北京停云馆等单位展开试用,而首都博物馆的研发团队还正在进行第二代升级版生物酶制剂的研发工作。


  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宋纪蓉表示,将生物技术应用于文物保护是今后发展的大方向。他建议生物酶揭展剂完成实验成果的标准化体系规范后,再进行大范围推广。

为你推荐

400-025-5838

传 真:0755-86231733-808
深圳市南山区西丽红花岭众冠工业园南2区2栋4楼

芭格美在线客服代码